EXPAND | 青山周平:家和生活的另一種可能

EXPAND | 青山周平:家和生活的另一種可能

作者 : LEAP設計 發表時間 : 2018-08-19 瀏覽 : 2462


8月11日,青山周平來杭州了。在浙江美術館進行一場關于“家和生活的另一種可能”主題演講。

青山周平認為,生活質量和住房面積沒有直接關系,“家”就應該是開放的,它應該跟城市融合在一起,我們的需求可以分散在城市的每一處。

LEAP 設計的兩名青年建筑師也參與了此次講座,從建筑師的角度來看,她們有著自己的一份見解。

奚泠 | PART 1 

認識青山周平先生,要從“夢想改造家”這檔節目說起。我個人有旅日研學的經歷,因此熟知日本人嚴謹的處事方式。第一眼看到他時,只覺得這位建筑師待人溫和言語細膩,有著日本人一貫的特質。在節目中,他在改造普通人的住房時,考慮到了各種生活的細節,心生敬佩。在講座的現場,他更為全面的為我們講解了他對家和生活的理解。

青山周平改造過一個不到4平米的小空間,三口之家居住。靈感來自科舉考試的一間間考場,靠兩塊可移動的板,吃睡考試都在此間。

講座中印象最深的是他對社區的理解。因為生活在北京胡同里的關系,狹小的空間讓他有了對社區新的思考。從他家走路兩三分鐘,有一個菜市場,那就是他的“冰箱的一部分”——需要菜的時候走幾分鐘就可以買來新鮮的菜。

他的廚房和客廳都很小,他覺得,去胡同里他常去的意大利餐館和中式小飯館兒,“可以選不同的有意思的好吃的菜。”對他來說,那些餐館就是他的廚房和客餐廳。

工作的時候他去附近的咖啡廳,那就是他的書房。

這些種種對于家的理解,都構成了小小生活的一部分。大城市里的人們為買房奔波,卻忽視了生活的真諦。

另一點印象較深的是他對公私領域的理解。生活里任何部分都有公私之分,但大部分時候因為人的心理芥蒂而忽視了人們之間的交流。生活變得冷漠,青山先生在胡同里設計的小酒店提出了公共與私密的概念。除了人睡覺的床以及上廁所的衛生間之外,看書寫字部分都能被外部看到,從而增加了各式各樣來酒店住宿的人的聯系。在冰冷的鋼筋混凝土住宅內,是否也可以增加一些公共空間領域來增加一個標準層內的住戶聯系呢?

一千個人就有一千種生活方式。

大銘 | PART 2

上有“宀”,下有“豕”,是為“家”?。由此可見,古人的“家”是一個非常大的空間。相比之下那些和我一樣在大城市里努力打拼的年輕人就活的憋屈了許多,青山先生提出的共享社區概念,是希望給每一個年輕人提供盡可能多的“家”的空間,在面對無法克服的經濟條件限制時,似乎只能將家的空間從室內延伸至室外,與他人共享空間。

不可否認這是一種十分經濟實惠的做法,不過目前看來也只是通過延伸了室內的空間以達到自欺的效果而已,雖有創新但大抵也是一種無奈之舉。“共享社區”聽起來是個十分有趣的概念,不過我并不想去嘗試真正地居住在“盒子”間里,我想沒人愿意聽到隔壁鄰居夜半打呼磨牙的聲音。

因而此舉似乎并不能十分契合像我一樣對私密性要求很高的年輕人的心理。對我來講,家并不僅僅意味著居住空間,更多的是一種精神上的感受,是一種歸屬感。對我而言,居住空間的延伸并不能提高我對該空間的歸屬感,因為孤獨的人即使居住在很大的“家”中,依然是孤獨的;相反,一個靈魂富足的人,即使身居陋室怕也是會對生活充滿了熱愛和激情。所以我想,現代年輕人對生活的熱愛并不會被他們所居住空間的大小而限制,起碼這不是最主要的影響因素。

國是大的家,家是大的國,希望每一個為夢想拼搏的年輕人都能在城市當中擁有自己的國,我想這也是青山先生的初衷。   

注:?  會意。甲骨文字形,上面是“宀”( mián),表示與室家有關,下面是“豕”,即豬。古代生產力低下,人們多在屋子里養豬,所以房子里有豬就成了人家的標志。本義:屋內,住所)——《說文解字》

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歡青山周平?

時間推到2015年,在一檔家裝改造真人秀節目中,青山周平分別對35平米和6.8平米兩個北京胡同“老破小”舊房成功改造,看這類空間改造節目,最過癮的就是到最后“新家”出爐時的強烈對比。時隔幾年仍被大家津津樂道。

▲在《夢想改造家第二季》中,成功改造了北京胡同里不足40平米L形過道的家

除了設計之外,他更看重一家人的情感關系。“單獨的、普通的住宅設計和改造,我并不感興趣,哪怕業主出價很高,除非是有社會意義、能給城市帶來影響力和變化。”

斯巴达电子游艺